当前位置:主页 > 惠大123论坛 >

文章标题:ufo是什么

发布时间: 2019-11-13

  现在在我们的UFO Town里面,所有的粉丝们可以简单的通过UFO,直接向自己所喜爱的明星们发送信件。在浩瀚无际的宇宙里有很多星星,它们就象征着明星,在地球上生活着很多的人们就是这些粉丝,FANS们想与自己喜欢的明星联络却觉得遥不可及,现在有了通往宇宙的UFO星际大巴人们就可以乘坐UFO星际大巴和喜欢的明星们联系了。

  FAN.LETTER.TO.YOU的缩写,信件的意思.很久以前的人们是通过鸿雁传书来交流沟通的现在有了UFO MINIFLY,大家就可以通过MINI FLY输入信息就可以了,在这儿可以发送文字的FLY和图片的FLY我们还有保管箱,让信件永远保存。当然你更是可以在这里找到和你关注一个明星的好友。

  以前写信是使用邮票的,现在有UFO就不用了。现在发送文字FLY10枚水晶币,图片FLY20枚水晶币是很方便的。当您使用了一定数量的水晶币就可以兑换积分,相当数量的积分可以参加网站的活动。

  在明星们最频繁的使用空间内,家,舞蹈联系工作室,移动的交通工具,甚至于是在飞机内,明星们都可以通过我们UFO的浏览器和明星的PDA,即时的进行接收和查看粉丝们发送的FLY!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UFO全称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 中文意思是不明飞行物。在中国古代,UFO又叫作星槎。未经查明的空中飞行物。国际上通称UFO,俗称飞碟。

  20世纪以前较完整的目击报告有300件以上。据目击者报告,不明飞行物外形多呈圆盘状(碟状)、球状和雪茄状。20世纪40年代末起,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急剧增多,引起了科学界的争论。持否定态度的科学家认为很多目击报告不可信,不明飞行物并不存在,只不过是人们的幻觉或是目击者对自然现象的一种曲解。肯定者认为不明飞行物是一种真实现象,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事实所证实。到80年代为止,全世界共有目击报告约10万件。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与目击报告可分为4类:白天目击事件;夜晚目击事件;雷达显像; 近距离接触和有关物证。部分目击事件还被拍成照片。人们对 UFO作出种种解释,其中有 :

  全世界许多国家开展对 UFO的研究。关于UFO的专著约350余种,各种期刊近百种 。世界各国有一批专家参加此项工作。中国也建立了以科技工作者为主的民间学术研究团体——中国UFO研究会。中国关于UFO的科普刊物《飞碟探索》于1981年创刊。

  《中国大百科全书》“航空、航天”册中正式列入“不明飞行物”(即UFO)条目的解释,应聘撰稿人是中国UFO研究会第三届理事长孙式立先生。《中国大百科全书》 关于UFO的解释全文如下: 不明飞行物未经查明来历的空中飞行物。国际上通称UFO,俗称飞碟。据目击者报告,其外形多呈圆盘状(碟状)、球状和雪茄状,在空中高速或缓慢移动。

  1947年,美国爱达荷州商人肯尼思·阿诺德驾驶私人飞机穿越华盛顿州的Cascade山脉时,看见9个规则排列的飞碟。几天之后,新墨西哥州的罗斯威尔发现神秘的金属残片。

  一些人认为史料关于UFO的记载最早出现于《圣经》里。《圣经·旧约全书》里记载,先知以西结(Ezekiel)看见了最早的UFO。(《圣经·旧约·以西结书》记载:“我(以西)观看,见狂风从北方刮来,随着有一朵包括闪烁火的大云,周围有光辉。从其中的火内发出好像光耀的精金。又从其中显出四个活物的形象来。”)

  常见的一种UFO的飞行姿态是纹丝不动地悬停在空中或离地不高地半空中,而且丝毫见不到能确保这一凌空悬停地任何机械作用地表现形式。很显然,无论如,UFO也不会利用普通飞机所借助的那种空气动力学上的升浮力来飞行。看来,UFO并非凭借像直升飞机那样的螺旋桨来悬停。UFO飞行时既无气流又无烟团,从而排除了它使用普通喷气发动机喷气推动力的可能。几乎每一个UFO研究者都会产生这样的印象:UFO拥有能够抵消引力的某种机械装置。事实果真如此?

  飞碟热首次出现在1878年1月,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农民 J.马丁看到空中有—个圆形物体。美国150家报纸登载这则新闻,把这种物体称作“飞碟”。1947年7月8日,地点是新墨西哥,美国陆军对外宣布,他们捕获了一只UFO,几个小时之后又说是假的(详细请百度收索 历史机密传奇之外星人被俘之谜)!1947年6月,美国爱达荷州的一个企业家K.阿诺德驾驶私人飞机,途经华盛顿的雷尼尔山附近,发现9个圆盘高速掠过空中,跳跃前进。这一事件在美国所有报纸上得到报道,又一次引起了世界性的飞碟热,以后有关发现飞碟的报告纷至杳来,各国政府和民间机构也纷纷组织调查研究。

  其实,不明飞行物到现在科学家还没有查出真相,但又大部分是人为的,所以,真相没有大白!

  自40年代末起,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急剧增多,引起了科学界的争论。因为UFO不是一种可以再现的,或者至少不是经常发生的事物,没有检验的标准,迄今在世界上尚未形成一种绝对权威的看法。持否定态度的科学家认为,很多目击报告不可信,不明飞行物并不存在,只不过是人的幻觉或者目击者对自然现象的一种曲解,可以用天文学、气象学、生物学、心理学、物理学和其他科学知识来加以说明。他们甚至把飞碟学视为伪科学。肯定论者认为,不明飞行物是一种真实观象,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事实所证实,但许多UFO专家表示,他们并不肯定UFO是外星船。他们认为不应该把相信UFO存在与相信它来自外星的理论混淆起来,因为来自宇宙的假说只是根据其飞行性能、电磁性质以及目击者的印象解释归纳推断出来的,正确与否尚待查证。也有一部分UFO专家支持“外星说”。一些学者还指出,飞碟现象在许多方面与已知的基本科学规律不符,在解释这种现象时理论上所遇到的困难是它至今未能为现代科学家所承认的主要原因,但不能因此就轻易否定这种现象的存在。

  99%的UFO都找到了合理的解释,剩下的也不足信,骗局是有的,但也不全是,一部分是好奇心,正如王刚说的:“科学需要好奇心。”

  ① 自然现象:某种未知的天文或大气现象,地震光,大气碟状湍流(一些科学家认为UFO观象是由环境污染诱发的),地球放电效应。

  ② 对已知现象或物体的误认:被误认为UFO现象的因素或物体有天体(行星、恒星、流星、彗星、殒星等);大气现象(球状闪电、极光、幻日、幻月、爱尔摩火、海市蜃楼、流云、地光);生物(飞鸟蝴蝶群等);生物学因素(人眼中的残留影像,眼睛的缺陷、对海洋湖泊中飞机倒影的错觉等);光学因素(由照相机的内反射、显影的缺陷所造成的照片假像,窗户和眼镜的反光所引起的重叠影像等);雷达假目标(雷达副波、反常折射、散射、多次拆射,如来自电密层或云层的反射或来自高温、高湿度区域的反射等),人造器械(飞机灯光或反射阳光、重返大气层的人造卫星、点火后正在工作的火箭、气球、军事试验飞行器、云层中反射的探照灯光、照明弹、信号弹、信标灯、降落伞、秘密武器等)。

  ③ 心理现象:有人认为UFO可能纯属心理现象,它产生于个人或—群人的大脑。UFO现象常常同人们的精神心理经历交错在一起,在人类大脑未被探知的领域与UFO现象间也许存在某种联系。

  ④ 地外高度文明的产物:有人认为有的UFO是外星球的高度文明生命制造的航行工具。

  我们有时候还会听到这样的说法:某某现象科学解释不了,那么就一定是外星人所为。对于这样的说法,我们应该仔细想想:

  第一、这种现象是不是真的无法解释?所谓的“无法解释”可能是骗子编造的谎言。

  第二、我们承认世界上还存在着科学还无法解释的问题,然而无法解释并不意味着永远不能解释。比如所谓月面上神秘的闪光现象。这种闪光不是外星人在捣鬼,而是陨石撞击、火山或者其他普通的物理现象。而所谓的“月桥”不过是光学的幻影。人类探索月球早期拍摄到月球上存在所谓“金字塔”和“方尖石”,然而后期拍摄的高分辨率图像显示那些石头普通的再不能普通。这也算一个例子。

  绝大部分UFO的报告都是由没有经验的、未经训练的、没有准备的或异常激动的观察者提供的,信息非常模糊和不准确,因此通常不可能做出确定的判断。既然大部分UFO都被确认为捏造的或自然现象,那么少部分因证据不足无法确认的UFO也属于捏造的或自然现象的可能性,显然远远高于它们是天外来客的可能性。我们无法做出合理解释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必要证据,而不是因为外星人在捣鬼。奇怪的是,发现UFO的报告极少或几乎从来没有来自天文学家、气象学家或天文、气象爱好者,他们要比一般人花多得多的时间观察天空,应该更有可能发现空中异常才对,这究竟是外星人在有意躲着他们,还是因为他们做为专家,不容易把自然现象当成UFO?

  全世界约有三分之一的国家在开展对不明飞行物的研究、已出版的关于不明飞行物的专著约350余种、各种期刊近百种。对不明飞行物已有不少官方和民间研究机构在进行研究。世界上较大的研究机构都拥有—批专家参知这项工作,包括天文学家、植物学家、生物学家、医生和精神病学专家、化学家和物理学家、还有航空、土木、电气、机械和冶金等方面的工程师,以及语言学家,历史学家等。在美国,一些理工大学甚至巳把不明飞行物问题正式列入博士论文的选题,一些大学和空军院校还开设了不明飞行物课程。中国也建立了以科技工作者为主体的民间学术研究团体一中国UFO研究会。在台湾和港、澳地区均建有类似的飞碟研究组织。中国关于不明飞行物的科普刊物《飞碟探索》于1981年创刊。

  20世纪以前较完整的目击报告有300件以上。据目击者报告,不明飞行物外形多呈圆盘状(碟状)、球状和雪茄状。20世纪40年代末起,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急剧增多,引起了科学界的争论。持否定态度的科学家认为很多目击报告不可信,不明飞行物并不存在,只不过是人们的幻觉或是目击者对自然现象的一种曲解。肯定者认为不明飞行物是一种真实现象,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事实所证实。到80年代为止,全世界共有目击报告约10万件。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与目击报告可分为4类:白天目击事件;夜晚目击事件;雷达显像; 近距离接触和有关物证。部分目击事件还被拍成照片。人们对 UFO作出种种解释,其中有:

  全世界许多国家开展对UFO的研究。关于UFO的专著约350余种,各种期刊近百种。世界各国有一批专家参加此项工作。中国也建立了以科技工作者为主的民间学术研究团体——中国UFO研究会。中国关于UFO的科普刊物《飞碟探索》于1981年创刊。目击事件分类 到80年代初为止,全世界共有目击报告约10万件,每年乎均还要增加3千余件。

  专门从事这类研究的人,称自己为不明飞行物学家;他们将人与天外来客的近距离接触分成了五类:

  第一类接触,是指近距离目击不明飞行物,但没有留下任何具体的物证。一天下午发生在墨西哥上空的一场惊人邂逅,就属于这一类。

  第二类接触,是除目击不明飞行物之外,还有外星人来访的具体有形痕迹。引发诸多争议的麦田怪圈可以被归为这类接触。前不久出现在墨西哥一片草地上的古怪圆形图案,就被认为与不明飞行物有关。

  当然,还有著名的第三类接触,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往往是通过心灵感应,与外星人交谈。

  第四类是近距离接触,也就是遭外星人绑架,经科学家研究,这是一种睡眠幻觉的现象。

  最后一种是第五类接触:就是从地球上发射飞行器或电磁波,访问可能存在生命的星球。

  我们先从最基本的问题说起:人类是什么时候迷上不明飞行物的?说来并不奇怪,现代人对不明飞行物的关注,是从冷战的头几年开始,逐渐升温的。那个时期的人习惯于抬头看看天空,防备着侦察机和飞来的导弹。真正在全球掀起一股热潮的事件,发生在1947年的6月。

  当时,肯尼思·阿诺德正驾着私人飞机,飞越华盛顿州的喀斯喀特山脉,忽然看见远处闪过蓝白色的亮光。他定睛细看,清楚地看到一些不明飞行物在群山间穿梭飞行,速度很快,非常灵活。

  阿诺德向当地报社讲述了这件事,由此掀起飞碟热潮。同一年,后来又发生了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其影响延续至今。相信的人满怀敬畏,怀疑的人不胜其烦。这就是罗斯韦尔事件。

  在新墨西哥州的罗斯韦尔郊外,一座美国陆军机场附近的农场上,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碎片。第二天,当地一家报纸便推出独家新闻,大胆宣称有一架外星来的飞船已被军方俘获。

  真相:军方连忙出来解释,说那些碎片其实是一个气象热气球的残骸。但这种解释不足以挽回局面;更何况,他们的确是想掩盖真相:所谓的气象气球,其实是正在接受秘密测试的间谍气球。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开端。

  继罗斯韦尔之后,出现了数千起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阴谋论”更是被炒得沸沸扬扬。到处都是飞碟的照片和影像,多得数也数不清;有些并不是很有说服力,还有一些却很真实。

  在相关记载中,最突出的一件事发生在墨西哥城———那天中午,黑暗笼罩全城,不只一人,而是几十个人同时拍摄到了来自外太空的神秘物体。

  1991年7月11日,随着日全食的发生,墨西哥城渐渐陷入黑暗。上千人把摄像机镜头对准天空,拍摄这一奇观。不明飞行物研究员吉列尔莫·阿雷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幕。吉列尔莫·阿雷金说:“我到屋顶上去拍摄日全食,却看见空中有一个亮点。于是,我把镜头对准了它。我意识到,我正在拍摄的是一个来回摆动着的不明飞行物,不是什么行星或恒星。”

  接下来的那几天里,各地都出现了不明飞行物目击报道,真是忙坏了媒体。全国闻名的调查记者贾米·莫桑,主持了一个长达10小时的节目,讨论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他请观众再回去看看当时用家用摄像机拍到的画面。

  贾米·莫桑说:“这段节目播出后,有很多人打电话来,说看到了。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发光物体像是金属的,底下还有黑色的阴影。这是一个银色的碟状物体。我们相信这不是恒星,也不是摄像机的失真问题。这段录像证明,飞碟确实存在。那一天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因为从那一刻开始,人们只想听我谈论更多有关不明飞行物的事。”

  也有人认为,这些证据不至于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作家马里奥·门德斯·阿科斯塔曾与莫桑就1991年日食目击事件展开辩论。他认为,公众对不明飞行物的狂热,多半是由莫桑本人、而不是外星人到访引起的。

  真相:揭开墨西哥不明飞行物的真相,或许不必去其它星球寻找线索。瑞典天文学家、摄影师汤姆·卡伦认为,墨西哥城的不明飞行物目击者,的确看到了奇异的景象,而且是不属于地球的景象;但并不一定就是外星人制造的。在墨西哥城的录像中,天是暗的,因为发生了日食;可以看到天上飘着几块云,然后,镜头拉近,对准了这个物体。

  有一个市场有售的计算机软件,可以描绘出任何一天、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天空。有了它,汤姆可以重现墨西哥城上空发生的事情。计算机正在模拟月亮经过太阳前面的那一刻,天空变得漆黑,有几个天体变亮了。就在拍摄到不明飞行物的位置上,一个格外明亮的物体出现了。

  汤姆·卡伦说:“在这里,我们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金星,我可以肯定地说,这就是人们在墨西哥城拍到的亮点。”

  由太阳向外、第二颗就是金星,在天空中的亮度仅次于日月。可是,为什么它看上去很像模糊的外星飞船呢?汤姆认为,这是摄像机自身的问题———镜头在聚焦远处的亮点时,造成了三维立体的效果。画面上的那条黑线、不是什么物体的底盘,而是摄像机造成的假象。这样一来,一个很普通的天体也变得有些神秘了。

  昆明上空突然出现了“不明发光体”。多位目击者称,该“不明发光体”发出蓝黄色相混合的耀眼光芒,光芒逐渐扩散,直至天亮才消失,持续时间约20分钟。

  据住在昆明西郊农院村的目击者陈先生描述,昨天凌晨6点45分,他发现月亮被一个碗口大小的发光体遮住,“光芒是蓝黄相混合的颜色,像礼花一样耀眼漂亮”。

  发光体逐渐扩散成直径一米左右的圆形大小,其中心位置出现了一块深色不规则形状,此时发光体开始收缩直至消失,整个过程约3分钟。

  民航昆明空中交通管理中心查看雷达回放记录后发现,正常运行的两套雷达系统中有一套监测到,昨天凌晨6点39分48秒,一个异常的雷达目标出现在离昆明机场8公里处,该目标由西北向东北方向呈跳跃式高速运动,17秒后消失,消失时距离昆明机场75公里。

  让工作人员奇怪的是,通常情况下,两套雷达系统的记录应该是一样的,而当时执勤的空中管制员和正在空中飞行的飞行员均未观测到这个异常的雷达目标。不过雷达监测结果无法确定该目标的具体形状与大小,也无法确定其到底是何物。

  云南天文台一位工作人员说,昨天向天文台反映或咨询昆明上空“不明发光体”的电话过百起,但由于身处不同位置的目击者存在方向感不准确的问题,他们所描述的情况也有所不同。他表示,因为当时没有任何专家亲眼看到,目前也没有任何图片资料,所以不能妄下结论。

  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国际UFO研究专家王思潮向记者通报,近日,他观看了今年9月8日在新疆上空出现的不明飞行物的录像,根据对录像进行分析研究,他认为,不排除该UFO是与地外智慧生命有关的飞行器的可能性。

  11月上旬,经过一番周折,王思潮看到了由某电视台录制的该飞行物的实况录像。

  据王思潮描述,9月8日晚9时18分,在新疆喀纳斯地区距地面约200千米高度的上空,该飞行物边朝着西北方向飞行,边向5个不同方向喷射物质,喷射物的角度呈80度。一会,该飞行物又停止了喷射,呈现为螺旋状的发光物向正北方向飞行,直至消失夜空。整个过程持续了3分多钟。

  “向不同方向喷射物质,之后又呈现为螺旋状发光物,这两个特征同时出现在同一飞行物上,码神论坛,这在以前还是没有过的。”王思潮说。据他介绍,起先,有人以为该飞行物是彗星,但他经过认真观察比较后,排除了这种可能性。原因有三:首先,若是有如此亮的彗星接近地球,天文学者应该很早就会发现;其次,尽管彗星的尾巴很长,但彗星移动的轨迹相对来说要缓慢得多;第三,两者的尾巴形状也有差异,彗星喷射出的每一条尘埃尾巴要更宽一些,且带点弯曲。

  王思潮同时否认了该飞行物由人工驾驶的可能。飞机喷射的烟雾通常只有一条,烟雾即使有分叉,角度也很小,因为这样有助于节省燃料,但该飞行物喷射物的张角却有80度,而且是朝着五个不同方向。此外,飞机的飞行高度通常在1万米左右,且喷射出来的烟雾通常要在大气层中停留较长时间。而该飞行物的高度为200千米,喷射物也一会就消失不见了。

  根据当时出现的参照物和飞行物表现出来的特点,王思潮认为,基本上可以确定该飞行物不是人类的杰作,可能与地外文明有关。

  UFO是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的简写,是地外不明飞行物。至于UFO有没有那么先进,还没有人知道。

  展开全部人类科技发展到今天,集体创造的科技力量已经很惊人。大多数人已经习惯通过电视看世界,通过电话线路、通信卫星、互联网与整个世界保持联络。

  然而有人不借助这些,他们自己的设备就是一个系统、一个世界。他们在电波里重复着自己独一无二的呼号,和大洋彼岸交流着,而且永远不用担心电话费,永远不用担心网络故障。他们就是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一群俗称“火腿”的家伙。

  还有人不满足于这些,他们觉得地球是个渺小的地方,他们试图寻找地球外智慧生命存在的证据,并最终和他们取得联系。他们是UFO研究者,一群常被异样目光注视着的人们……

  这两个群体有交集,许多UFO研究者在一些特定的频率发射、收听信号,试图和外星人取得联系。

  其实,不管是寻找外星生物还是通联世界,都是试图让自己突破现实的空间,让交流无限进行。更重要的是,这些爱好者和研究者大多是普通人。他们尝试的,是梦想的另一种实现方式。

  2005年9月8日,首届世界UFO大会将在大连召开,200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和天文爱好者将聚首,大会将提议成立总部设在大连的全球性UFO组织——世界UFO大会。

  大会将展示很多案例。其中广受关注的一单与深圳有关,一位只有12岁的深圳孩子据说可以与外星人进行交流。大会组织者,世界华人UFO联合会副会长金帆说因为还没有经过系统调查确实,所以还不便透露细节。而世界华人UFO联合会调查部负责人张靖平则告诉记者,他将在大会期间对这个孩子进行调查。而他多年的调查生涯中,发现过一些“可能真实”的案例……

  申请参加世界UFO大会的深圳人不少,邓珂是惟一收到大会邀请函的深圳UFO爱好者。他说主要是因为他建了一个关于UFO的资讯网站。最近他在网站论坛上新开了深圳UFO爱好者的版,希望寻找最邻近的伙伴……

  邓珂是1981年出生的。“80后”的回忆里少不了像《飞碟探索》、《奥秘》这样的杂志,在他们上小学的时候,这些曾经是最热门的话题。男孩子之间常争得面红耳赤。

  也是从看那几本杂志开始,邓珂迷上了UFO。他这趟到大连有一个最想见的人——北京UFO研究会的周小强。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邓珂经常看到杂志上周小强的文章,曾经写过一封信给周小强,表达出了他的兴趣,“可能当时就是有一种感受想表达给一个敬佩的人听吧。”因为激动,邓珂不记得那封信是否贴了邮票。最近邓珂在网上联系到周小强,周小强告诉他当年没收到信。这次可以见见,周小强也很高兴。

  邓珂说他见过一次UFO,那是在衡阳老家的一个晚上,看到3个黄色的圆灯移动了一阵就消失了,第二天还跟小伙伴炫耀。如果说从小到大对UFO的认识有什么长进,邓珂说:“我最大的进步是辨认UFO的能力提高了。”比如,有个深圳网友拍到傍晚在香蜜湖上空飘过的一个红色条状物,以为是UFO,邓珂说按时间、颜色、形状判断其实那应该是架飞机。

  当邓珂收集到的国内外UFO录像达到200多段时,他想,既然自己平时积累了那么多资料,怎么不和别人分享呢?于是在2002年创建了一个网站。

  建站的另一个原因是,他觉得国内许多飞碟网站汇聚的人太杂,很多实际是关注周易、占星、气功等话题的,所以他希望有一个真正的凝聚UFO爱好者的地方。而且他觉得国内的UFO研究者也很混杂,从20世纪90年代UFO研究开始之初,UFO研究的很多“阵地”就被很多非科学人士占领了,他们有从气功领域“转行”的,有从传统经典(比如易经)转行的,就是很少本身是科技人员的。这些人占据“阵地”后,从科学角度搞研究的人也就不愿轻易涉足这个领域。

  录像资源丰富是邓珂网站的招牌。这个月更新频繁,因为每年的7、8、9月天空晴朗,比起冬天晚上较多人在露天,是UFO的多发季节。网站目前只有他一人打理,论坛的管理也是他一人承担。

  今年夏天邓珂想到昆明和凤凰山做UFO调查,但苦于找不到同道中人。他曾经想通过论坛在深圳找一些大学生、中学生爱好者暑假结伴调查,但也没找着。

  至建站以来邓珂一直没认识到深圳的UFO爱好者。但好几次他去买《飞碟探索》时,却发现都已经卖完了。他相信有很多人着迷这东西,只是无缘得见。深圳不是UFO多发地区,人们的关注少,要聚集这样的人群也比较难。

  申请参加世界UFO大会时,邓柯了解到这次大会像香港飞碟学会、台湾飞碟学研究会都有组团参加,“别人是协会里组织报名的,而在深圳却只有我一人,很是单薄。”

  广东本来曾经有过一个UFO研究会,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不复存在了,记者找到几个前组织者时,他们都说自己非常之忙,无暇接受采访。

  据说,南方经济发达的地区,研究UFO的空气比北方单薄很多,因为大家都只相信眼前的东西。邓珂说希望能在深圳聚集这么一群人,这是一种寄托的延伸。

  张靖平最近颇受媒体关注,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几家媒体先后与他合作,报道了他调查多年的一些UFO事件。但是一些报道让张靖平郁闷,因为这些报道将一些本来复杂很难解释的事件,用被调查的当事人“精神偏差”、“偏执”下了注脚……

  张靖平是一家广告公司的经理,不过他说这个只是他的职业,而调查UFO才是他的事业。职业是事业的必备支撑,因为调查一个UFO事件,往往要花费几万块,而这些钱,都需要自己掏腰包。

  从高中时看到第一本《飞碟探索》开始,到加入北京UFO研究会进行研究,再到世界华人UFO联合会中担任职务,张靖平始终坚信地外生命的存在。

  目前,张靖平可能是国内民间少有的几个来往奔波、收集第一手资料的UFO研究者。张靖平说,这些调查往往让他有惊喜的意外收获。其中印象最深的两次调查是:曹公事件和黄延秋事件。

  张靖平说曹公事件是他迄今为止调查的所有事件中,最可信的与外星人接触的事件。

  1999年12月11日晚,夜里12点左右,曹公忽然听到铝合金玻璃窗发出咔嚓、咔嚓的奇怪响声。他睁开眼睛从床上半坐起来,就见床前站着两个人,两人均穿着像锡纸一样的银白色的紧身衣服。他们头部的比例较大,身体稍瘦,脖子较细,面部稍白,几乎无红润感。他们的眼睛呈圆形,嘴巴部位是一个小圆洞。

  两个人一前一后从卧室北面的墙上向外穿过,曹公没穿衣服,也来不及穿衣服,便随着两人飘行在空中,他感到他的头部像是在奔驰的高速列车窗外被风吹着。飞过有的县城、城市时,曹公仿佛听到那两个人告诉他下面具体是什么地方,根据那两人的提示,曹公知道自己首先从良乡镇向东南飞过了固安县,又飞过了霸州市,然后转变方向向东飞,飞过了天津市,又由天津市向东北方向飞,飞至那两人告诉他下面是秦皇岛市时,又向北飞去,飞行了五六十里距离时,开始向下飘飞。

  他们带着曹公飘飞到秦皇岛市以北一个荒无人烟的丘陵地带。曹公被带进一个足球场大小的乒乓球拍状物体内,曹公当时头脑清醒,只是有点木讷。在这里,曹公还发现了一个女孩,她看起来重病缠身。忽然,一个外星人一扬手对准曹公后颈大椎穴部位就是一记重拍。曹公立即感到浑身热流涌动,两条胳膊和手心有放电般的感觉。接着,曹公按他们的要求用力把手拍在那病弱女孩的大椎穴上,曹公手臂更加发麻,有放电似的东西从他手掌、手指流进那女孩的大椎穴。之后,两外星人将曹公送回家中。

  曹公定了定神,看了看卧室中的床、家具,知道回到家里,刚过去的一切都历历在目,疑惑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便叫醒了妻子,急切地想告诉她自己刚才的经过,曹妻说:“黑灯半夜里你瞎咋呼啥呢挂”曹又补充说了点情况,不想他妻子更是不信,说:“你这是在梦游、发癔症!”

  了解到曹公被外星人邀请事件发生后,张靖平决定沿用国际惯例,对此一事件进行催眠和测谎两项技术调查,以期通过技术手段确定此一事件的真伪及其中可能更多的实情。

  首先使用的调查方式是催眠,张靖平说在催眠状态下,人是很难故意撒谎的,而且回忆起来的细节过程比正常状态下还多。

  通过北京医科大学心理学教授王效道,张靖平联系到了国内著名催眠师、中国催眠研究会(筹)会长马维祥。2000年5月3日一早,马维祥乘火车从苏州抵达了北京,到了曹公家中,让曹公开始向他介绍12·11事件的详情。当日下午,马维祥指点曹公在床上躺好,用催眠棒等工具诱导曹公进入了催眠状态。

  马维祥:“现在你回到12月11日的晚上,回到12月11日晚上10点,回到了吗挂感觉到了吗挂”曹公:“嗯”。马维祥:“好的,好的,现在睡着了吧!继续在睡,请您非常清晰地回忆,12月11日晚上刚刚入睡的情况。您紧张吗?你能清楚地回答问题,您今年多大?”

  在这可能是国内第一次用催眠进行的UFO调查中,曹公所做的叙述与正常状态下没有大的出入,甚至更加细致。

  张靖平说,事实上,早在1963年,美国著名的波士顿心理医生本杰明·西蒙对在1961年9月19日晚上被外星人绑架的贝蒂·希尔夫妇进行了回归催眠调查。而马维祥医师也曾为西安、河南、内蒙等地警方利用催眠术协助判断案情。

  催眠之后不久进行的是测谎调查,2000年8月30日下午,张靖平把曹公约到警方心理测试中心,工作人员设置好心理测试仪,并给曹公手指上、胸部等部位戴上了传感器,开始对曹进行心理测试工作。

  四轮心理测试的结论认为:被测人曹公的自述无特殊目的,事件发生过程在本人的主观意识中是真实的。基本不存在有意杜撰的可能。

  这次心理测试,是中国第一次使用测谎器对与飞碟、外星人相关的第四类接触事件进行科学调查,结论是肯定的。

  虽然已经通过了催眠调查和测谎实验,但是张靖平并不满意,他希望能找到新的证据。因为催眠调查和测谎实验只能证明曹公主观意识里有这样的遭遇。

  经过几个月努力,寻找没有结果。张靖平转而开始寻找那个在飞碟里与曹公接触的女孩。他找到国内著名的模拟画像专家—唐山市公安局姚殿义。姚警官通过曹公的描述给这个不知名女孩模拟画像。

  经过在秦皇岛附近大量散发有模拟画像的传单,在青龙县,他们找到了一个名叫肖小妹的女孩。曹公看到照片说很像。几个月后,张靖平把肖小妹接到北京,见面后,曹公说:“我第一眼看她就是那女孩!”

  在随后进行的催眠调查中,因为肖小妹身体原因,一直不能被催眠。但在随后的身体检查中,发现肖小妹背部大椎穴及尾椎附近有特殊疤痕,尾椎附近的坑状疤痕排成一个小三角形。有外科经验的蒋医师说:“这不是手术疤痕,也不是生疮或自然形成的,需要切片,作组织细胞分析,才可能查出它们是如何形成的。”

  黄延秋事件曾经被广泛关注,今年49岁的黄延秋目前在家务农,日子过得还算平静,但作为神秘事件的当事人,多年以来,黄延秋不停地接受一些专家和学者的研究。

  黄延秋在一次测谎实验中没有能通过测试,但是张靖平相信他没有骗人,因为他在催眠中所描绘的事实都很清楚。而且,很多旁证所证明的事实是无法解释的。

  1977年7月-10月,在河北省肥乡县发生了震惊冀南大地的神秘事件,该县北高乡北高村21岁的村民黄延秋,先后三次在夜晚神秘失踪。第一次黄延秋晚上八九点在家中睡觉,午夜1时左右,不知何故却出现在约一千公里外的南京一大商店门前,又被两神秘交警买票送上开往上海的火车。第二次是晚上9时余,本来睡在院子里床上的黄延秋,半夜一觉醒来,却出现在约一千二百公里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又是两个穿着军装的神秘人物先后指点他乘船、乘车,最后送他进入一个有他邻村乡亲亲戚在其中做军官的军营中。第三次仍是在夜晚,黄延秋刚出生产队长家门,就眩晕倒地,失去知觉。午夜醒来时,出现在兰州一旅馆中。两位自称是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的二十几岁的青年人,说他们是黄延秋三次失踪事件的安排者,在第三次,高登民、高延津用九天时间,不借助任何飞行器械,先后背负黄延秋从兰州飞往北京,从北京飞往天津,天津飞往哈尔滨,哈尔滨飞往长春,长春飞往沈阳,沈阳飞往福州,从福州飞往南京,南京飞往西安,西安飞往兰州,总是在白天休息,夜晚飞行,在终点站兰州将黄延秋以未知的方式送回了河北肥乡县北高村的家中。黄延秋三次神秘失踪及他自述被两位神秘人物背负以高于当时列车20-40倍速度飞往9个省城及直辖市的事件,轰动当地,当年底由肥乡县公安局、宣传部、武装部联合写了一个报告,上报了邯郸地委。

  有人怀疑黄延秋是以普通交通工具来往,为某种目的撒谎。但是张靖平说,如果说是撒谎的话,很多事情是无法解释的。比如,“上海遣送站发报的时间,是黄延秋失踪后仅10多个小时。肥乡离上海市1140公里,乘直快列车也需22小时到达,而且还必须到45公里外的邯郸市才能搭火车。坐飞机对黄延秋来说也决不可能。”

  2002年12月份,张靖平将黄延秋请到北京,请专家为他做了回溯催眠调查。在回溯催眠调查中,比较清晰地了解了黄延秋三次神奇经历的细节。从催眠结果来看,可以肯定在黄延秋的主观意识里确实经历了此事。2004年12月份,张靖平又找了催眠医师蒋方田,再次为黄延秋做了回溯催眠调查,在催眠中,让他回想并记忆背他飞行的两个“飞行人”的形象。然后又带他到唐山市公安局找模拟画像专家姚殿义警官,请他根据黄延秋在催眠中清晰记忆的两个“飞行人”的形象,模拟画出了两人当年的画像。

  张靖平说,从他调查的结果来看,当年高登民是26岁,现年54岁,约1951年生人;高延津当年是25岁,现年53岁,约是1952年生人。他们自称是山东人,名字有可能是为掩盖真实身份而用的化名,但最能透露他们身份的是模拟画像中显示的形象。

  张靖平甚至不认为这两个人是什么外星人,他甚至还援引了史料记载来证明自己的观点。他说,春秋时期的列子就能够乘空履虚飞行。在《列子》一书中,列子自称曾与壶丘子林学习九年,学会了御风飞行之术,而后隐居郑圃四十年,著书立说,不闻于世……

  2005年4月,张靖平到了山东,在山东崂山、蓬莱、泰山区域寻访两飞人,希望能像在曹公事件里找到那个女孩一样出现奇迹。当地的媒体也进行了报道,但是至今没有结果。

  张靖平:国内外的UFO研究大多如此,我曾经许多次对被调查者做CT扫描希望能找到外星人的“植入物”,但是没有结果。而且没有其它证据也是条件所限,我全是自费调查,我想,如果当时能有架直升机从空中观察,找到曹公事件中飞碟的降落场应该不成问题。

  张靖平:我发现在人类航天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时间点,UFO活动都是比较频繁,比如4月12日,那一天是人类第一位宇航员尤里·加加林进入太空的纪念日,也是美国哥伦比亚航天飞机首次发射的纪念日,在此之前一些年份的4月12日前后,都有过UFO目击发生,就此可以推测那天可能是下一个UFO高发期。10月4日人类第一颗人造物体(卫星)进入太空,附近也是高发期。3月18日、4月12日、5月18日、6月18日、7月25日,这些航天史上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也都是高发期。

  UFO和媒体还会互动,这不是舆论导致的幻觉。因为往往是此地的媒体报道过后,其他地方迅速出现UFO.以2003年为例,6月24日:《北京日报》以整版篇幅报道青海外星人遗址,6月26日新华社报道阿根廷动物神秘死亡事件—随后连续三天在深圳出现不明飞行物,并由此形成6月30日大半中国目击不明飞行物的高潮。当年12月9日:《北京日报》再次以整版篇幅报道“英国揭秘UFO机密档案”,不明飞行物随即在上海露面……


赌王心水论坛| 六和宝典图库| 金鸡高手论坛| 香港财神高手心水论坛| kj511精英心水论坛| 马会心水论坛一肖中特| 金算盘官方网| 香港賽馬會开奖结果| 香港正牌挂牌彩图全篇| 九龙图库开奖结果直播|